合微书院,五伏经


天伏经:逆天,天象,死生,应天,福祸,行天,光侯,跃变,原息。
命伏经:知学,存亡,见势,控局,悟行,孛势,听天,曲直,还命。
相伏经:隐显,识气,知事,见预,谋成,善恶,成寿,身后,孛命。
绝伏经:万灵,灭身,极念,心逝,极思,隐命,亡术,存怨,成绝。
兵伏经:兵篇,略役术,国民士,势篇,布开前,转末立。


相伏经
相者知也,知者非学。
知而合微,合微乃知,相其相也。
天下至大,曰命,故生不以存,天下至微,曰相,故死不以亡。
万物伏以杀,万灵伏以相,行兮有六:高以浪行,低以潜行,狂以蹦行,寂以尸行,妖以窜行,蒙以尸颠。
大思非学,以相天下。

隐显第一
宇宙有形乎,曰有,何以无形其初,曰隐也,
宇宙有原乎,曰无,何以微而成巨,曰显也。
相者,至微则为念,至大则为观,至广则为识,至深则为知。
有观之识,意识也,无观之识,感知也。有念之识,无意识也,无念之识,不可知也。
意识生心,无意识生感,心者,命之显名,感者,隐之无形。
观而识之,观而非识,观观识识,识而观之,识而非观,皆可相也,亦为相也。
有学者识,无学者知,识者,学之怠也,先有知而后有其学,先有辩而后有其识,学乃成。
上论曰:知者,不可学也。
人以知相天地也,然天地不以相者生,亦不以相者绝,斩苍生于常世也,相者亡兮,而天地犹在。
亡兮虚也,虚兮浮也,浮兮躁之源也。
无形者,真无,非知非见,恒而不朽,不为有也,无形不知无形,有形乃知无形。
有形者三,曰有形,曰隐显,曰假无。假无从隐,以化其形,人常假无以象无,未显以象无,不知有形以象无,不得其相,不得其质。
隐显之换,生灭之变,有形而知无形,以显知其隐也,物演万象,知隐显,断假无,虽未见而知其有形也。
非其见,隐显,不可知也,非其知,隐显,不可变也。

识气第二
万物有极,行从无止。
气者,我之质也,万灵皆有其气,天地以生万物,万物感于天地,各知其命,其气乃生。
相人者,相其气也,气虽无形,我亦无形,气者假无,我者隐显之变,假无从隐皆可相也,人有其气,气有万象,万象一体,不可分也,分则不称。天下不称,称之于公。
气者,有我之气乃活,无我之气乃死,利我之气乃存,不利我之气乃制,故气者,我之变也。
万物有其气,各从其隐。天地有其气,有形也,雨雪风霜之变,热之所行也。故人可感于人,可感于非人,可感于天地也,此气之所行,我之所伏。
气极于正,可透万世,曰上德,气行于正,不害于世,曰下德,上德必孤,下德必虚,正之所变也。
下德者,善也,上德者,直也,以其刚正至于极,其气乃成,人无上德之气,不为人也,人无下德之气,不为善也。孤者易困,直者易挫,此正之缺也,我之命门也,人之命,死于命门,命门亦无形也。
大命生之渐绝,其气虽万象而归一,一者,正也,透万世而不改其真,人皆上德,人皆下德,人皆无德,人皆失其正,质其命以寻正也,人失其命,其正也来。
夫天下之声,不过一呼一吸耳,天下之命,不过一存一亡也,人惧于存亡,而不惧于一息,不知其命也,惑于万世也,存亡不足惧,一息之内也,一息不足惧,正其内也。
人兮,阡陌浩博,所向无极,锦罗相织,纵横交错,其形近,其质左,人皆从其我,而象于气也。
寻而未得乃得其命,至而未见乃得其气,大相无形,识其气,方为真识。

知事第三
群马东奔,头马其速。
其鬃烈烈,其蹄疾疾,其行泱泱,其意凛凛,其流注注,其众慌慌,不知其向也。
逐食乎,逐水乎,陷阵乎,败逃乎,亡命乎,奔流乎。
曰:非牧不可知也,然牧之者象于马,其形已显,其牧隐也。
人逐食,其食于名,陷之于名,其食于利,贱之于利,其食于权,卑之于权,其食于势,奴之于势,其食于无望,绝兴于无望,其食于无形,茫定于无形,非识不可相也。
故相马者易,相人者难,不知其食,相而不得。相非一而取一也,取一求于知万,非知也。
相人者,当其食也,其相隐于饱,显于饥,变于绝,起于胀,胀而射之。
其行攘攘,其意慌慌。

见预第四
囚牛以为牢,衅血以为祭。
祀者,世世相传也,上有其祖而下有子孙,人祭其祖,命之正祀也。
人兮,分以贤能,愚钝,刁恶,温善,残暴,凶横诸品也,人无高下之别,却有诸品之异,具不同也。
立其家者为祖也,大能而兴者为宗,正祀之主也。
坏其家者祸也,衰其家者罪也,以警为戒告于后世,万世之人,其有贤能者,必有愚钝,其有刚正者,必有作死,故天下之祀,祀正而鉴其不正也,其命乃得,其家乃兴,其国乃盛。
不正者,虽为祖,不得其祀也,作死者,虽为祖,不得其奉也,天下之兴,莫过于此。
不正得其祀,天下败亡之相也。
贤能之人,不易见也,无真假之辨皆虚,常假以代真,泥丸充珠,辨其真伪乃得贤能,可奉其祭,人不重贤不得其命,国不重能不得其盛,人兮,皆可贤能也,然其巨者得其祭,正气乃存。国无正必衰,人无正必妖。
上论曰:远道夜归不食,大丧也,不食者,非家,不血食者,非庙。
内祀其祖,外奉贤能,正辅各得其祭,虽万年而根不断也。

谋成第五
心无常镇,不可为稳,心无常乱,不可为极。
浮者,躁也,躁则慌而乱,沉者,定也,定则镇而稳。
浮者无长性,沉者无长乱,人无长性,诸事不成,心无长定,诸事不立。
无相之谋,不为谋也,有相之谋,乃为大略。万事不过途中耳,道旁野花,虽娇艳不能夺其志,虽淡然不能取其心,时时见之,各为其途,人迷于途而天行不止,相亦不止,人迷于途,虽枯朽而不能忘其美,虽昏槁而不能忘其见,常埃埃叹息也,其相乃失。
世事蹉跎,仓惶凋敝,虽有相,非成于相,从于忍也,忍兮谋之最,谋为忍之六相其一。
忍兮六相,曰法,曰藏,曰谋,曰诛,曰代,曰劫。
法者,以相之变也,从隐以定万事。藏者,示之以假,藏之以假,其真乃存。谋者,以势之变也,弄其势以破万事。诛者,忍也,非诛不忍,以势诛其命,以命制其势,不诛之忍,奴也,忍而诛之,大忍也。代者,进而取之,不进不可代也,然进则失其根,当慎也。劫者,借也,劫其命,借以杀。人不知忍,万事不成,忍失其相,其命乃亡,相而不正,命失其度。
精明其气,和善其象,不可为信,非事而不知其可信也。法内行正,诛外行忍,不可为意,非相而不知其可杀也。信者杀之,杀者存之,大谋乃成。
智者有缺,以全其命,曰存缺,曰取隐。存缺以陷非心,囚而牢之,取隐以待大智,诱而捉之。大智有其缺,乃成,无缺之智,不为智也。

善恶第六
不害,善也,害之,恶也。
有德,善也,非正,恶也。
然害藏于不害,非正隐于德,充其象以乱世人也,非大相不能见其真,非大见不能去其假。不害者不藏,德者非难而不显,常辨而未得,况不辨乎,故人不以善恶分,事不以善恶定,乃得其相。
富养良善,穷养志。富生贪,穷生妖邪。生而不养则断,养而不生则绝。
德者,不以善恶相害,不以善恶相挟,德无定法,刚正其法,善恶从于正,则善易于行,恶易于止,千善劫于一恶,千恶束于一善。
一念至善,人皆为神,一念至恶,人皆为妖,一念至,天下生,一念失,天下亡,然天下非一念所生,故人世匆匆,行从无数,皆止于命而天下不亡也,有正乃延,无正乃绝。
山南有人,飞火侵牙,夜不能寐,吞吐凉水以镇之,痛定而思,知其岁也,誓曰:嗟呼,人非痛而不知其适,人非死而不知其命。翌日,其牙好兮,日日欢蹦如故,不思飞火也。大忘之至,莫过于此,其仇虽在,已忘如无,魂不得归兮,含冤于九天,号哭于九野,衔悲于九泉,日夜不息,万世之仇,犹可报也,三世未过,安可忘乎,不复,国不可至盛,兴不可至久。
并破论曰:并者,兼而吞以成其合,存而济以成其行,小并合一,以镇豪强,大并存异,以并天下。破者,缺也,万物有缺,乃成其破。

成寿第七
相而知其命,只为相耳。
命非相,相者所失,其命以相,故命可相而非相也。
隐显,相之行也,显者易见,隐者无形,命之所行,可相而不可知也。
寿兮,半成于行。
发白生,息白变,须色异,指偏枯,诸微之象以相其命,非常则身不长也。
惶惶形色,诸烦不离,将息不节,溃乱无定而不能停,失命之所起。
须发壮,神色冲,思有歇,身动不异,超常之象也,随其心壮其命以为寿也。
寿兮,半成于睡。
高枕侧卧,夜翻不异,右不压心,左不压梦,则息足身壮。
睡若横尸,上不压镇,下不压神,曰婴儿卧,体壮力雄,其酣如雷,可惊日月,鬼神惧而逃,然手足无所制,梦则乱动以劳,其身乃伤,不可久也。
临风而睡,以头当风,顺风伤之,逆风亦伤,切风则诸器不镇,无风则闷,微风则良,故睡不可当风也。
临睡大饮,尿床至焉,小饮,利于眠,临睡大食,天将不夜,起笙歌以不息,作死之道也,弱食,眠则不饿。温凉寒热以伤其梦,寐不能节,枕臂而睡,压手死,夜夜横尸,命不长,故睡不可不动也,夜翻有异,当谨察。
睡兮,神居目下,神在则不睡也,思重则无眠。思不驰,则安睡,思遥,旷而睡,皆可得寐。
吃鲜食,观旧闻,日有所行,夜有所息,乐于荒野,戏于闹市,虽万难而不改其心,虽万风而不变其志,不死寿乃成。

身后第八
人有拜物之癖,人有宠溺之心。
鹅变论曰:座州之鹅传于北荒,愈见其肥,座州之鹅传于东碧,愈见其肥,座州之鹅传于南昭,愈见其肥,座州之鹅传于西扈,愈见其肥。
我鹅肥,彼鹅肥则杀之,瘦则笑之。拜物则贪,贪则蠢,不得则恨,恨则生害,其正必失。宠溺则不公,不公则不理,不理则孛法而亡,丧其国以存其宠也。拜物不嗜,宠溺不失其理,则欲甚也。同欲者众,虽死而不亡也。
祖者,子孙之枷锁也,笼其家以囚于万世,乃传,子孙之福祸祖先之所赐也,其赐之极,自在也,自在若无绝对,亦非自在也。天下至贵,莫过自在,天下至贱,莫过自囚。父母者,枷锁尤甚也。牢其家而失其后者众矣,其形虽在,其心已离,其家非家,乃乱。
子者,后也,儿女皆为子也,不可厚薄以待之,不可喜恶以囚之,不可宠弃以定之。
祖上失德,三代不张,祖上有德,其家乃正,为人祖者,当壮其家而兴其后也,不可自诛其后,自戮其正,世事汹汹,绝嗣遍地,长盛者几何,当慎之又慎,慎之又慎矣。
穷思而痴不极,穷痴而思不尽,穷痴则妄,思极则神,人常觉生而非凡,亦常觉其命通天,天曰:速来兮,撞吾刀也。
行从论曰:天下行从本无向,行其向也,人有所止而命无所向,故我即天下,天下非我。

孛命第九
内斗必亡。
争而不正,斗也,斗而不法,杀也。
天下者,争也,争而不斗则兴,斗而不杀则止,争而斗杀则亡。
争者,人之性也,生而争斗,曰争法,曰争思,曰文争,曰利争,皆争其命也。
内斗者,其命虽绝,而争斗不息,乃成大灭。
上论曰:梦里回头似相逢。


院记院规学派治学表渐进表五伏经电子版(点击阅读或下载)
云台依稀当年月,不见同袍不见踪。
合微书院,天下最后一座辩学书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