合微书院,五伏经


天伏经:逆天,天象,死生,应天,福祸,行天,光侯,跃变,原息。
命伏经:知学,存亡,见势,控局,悟行,孛势,听天,曲直,还命。
相伏经:隐显,识气,知事,见预,谋成,善恶,成寿,身后,孛命。
绝伏经:万灵,灭身,极念,心逝,极思,隐命,亡术,存怨,成绝。
兵伏经:兵篇,略役术,国民士,势篇,布开前,转末立。


命伏经
命者有三,曰天命,曰己命,曰成命。
天授命,地道永昌,地授命,天行无常,人授命,白露苍苍。
天命斗转,己命循环,唯辩学得其知也,乃成其命。
命在吾手,当自取之。三命不分,大命也。

知学第一
辩学以成识,知学以成命。
人兮,亿万年之精,天下之理,皆自知矣,不需学也。然人以为先学而后能知,学之劳也,先识而后能辩,识之功也,非学则不知也,学则知不进也,以学蒙其自知而后寻之,背其理,乱其序,故常不得也。不得则败,败则绝,以妖言惑于人,以尸颠行于世。
人皆迷于学,不知其辩也,循其心可进,逆其心亦进,循其心不进,逆其心亦不进,皆可学也,皆可未学,弗能知其因,迷愈甚也。先有知而后有其学,先有辩而后有其识,乃成其命,不知者,不成其命也。
非辩学不为学也,知而不辩则雾,辩而不知则迷,迷雾寻其途,非行也。辩学者,从其自知而后辩,以成其行,而后有知,乃为学也。人所不识,以为自知不知,独知于学,乃失其原,人失其原,非命。
天下之学,尽吞之,藏珍以成癖,架书以成库,贪而非学也。
人好广其见以为高,人好博其闻以为能,人好秀其识以为真,人有所好,背书行其道,非学也。
用则盛之,不用则无用也,心不在用皆废,学不应心皆忘,无用而学,非学也。
教而灌之,训而填之,塞而顿之,虽苦读穷钻,以充其识,非学也。
书不近原版不得其真,学不近原义不得其要。篡而附会,以鹅传鹅,非学也。
学难乎,易也,人皆可言学。学易乎,难矣,人虽尽其命,不得其学。
天下之书,作而成,成而不改,夫改者,作书前也,非作者弗能为,读者篡而改之,其书已亡。
篡改之书,有乎。曰:多矣,改其言,以适天下,变其学,灌而注输。
篡改之言,以假欺于世,不可长存,长存则天下皆蠢,不得其明,其根乃断,徒有其形也。
学有速缓之变,成于跃进,死于渐从。渐从者,以碎石投于深涧,其响悠远,探而不得,跃进者,以身投于深涧,虽死而知深也。辩学者,深涧也,故学有速缓之变,苦学五十载,不及一息之所得,一息之所偏,五十载不能正,人常见之,不解其因,投于深涧而不得。 知者,风也,故上论不以深量,乃得其厚,其知不厚,若微风拂面,虽学而未学也,亦非命也。
不改其命,以正其知,不改其言,以正其学。
辩学曰:读书如酒,缓而常舔,胜于暴饮与戒。
书不可多读,多则乱而无定,以成其杂,书不可虚读,虚则浮而不沉,以失其精。无定无沉,不得其智,不有其思,非读也。读而不作,非学,作而不论,非书,论无上论,非知,人居于下,皆有其上论也,百年之身,无其上论,非活也。
辩学以成识,知学以成命。

存亡第二
不爱钱,不怕死,可以横行天下也。
人存于世非其世而亡于世者,非存,天地匆匆,人如野草,周而复始已非其原,死而复生已非其命。
人亡于世非其学而亡于学者,非学,日月茫茫,人如柳絮,背而诵书已非其书,灌而成论已非其论。
辩学曰:人当成其论,内作家学,中为镇身,外成公学。
论者,人之原也,学之精也,大智之所获,毕生之所得,作其论而不改者,乃其真学。人亡于世,皆有其真,日月不掩其光,更迭不掩其见。
座州有虎,其毛斑斓,其膘肥,终日荡荡,整日挠挠。
其牙锐,其耳短,其蹄厚,其扑疾而猛,其行风且劲,或跳于涧,或穿于林,或饮于泉,或跃于苍峰,或蹲于坡,或溜于市,或观于街,或晒于墙,将暮,卧于磐石,不屑藏。磨其爪曰:饿哒,人来。
待其饱而睡,猎户聚,围且望,人虽众,观虎迹而不敢捉也,曰:其印甚大,非人能捕,莫捉,莫捉,或送其口。
观而散之,常观常散,以成窃窃,座州之虎常来,吃人市中,酣睡于街。人皆避而远窥咒其死,虎闻之,当街笑曰:志得意满,吃喝不愁,我将寿矣。
篡州之客,弱不禁风,贩货于市,虎食其子,客怒而杀之,虎虽猛不过纸糊耳。
汝子不为虎食,则虎不可敌也,汝子若为虎食,则虎必死,天下之虎无形也,焉有食其子而当其父者也。
故座州之虎益壮,不可当也。
人无刚正,自诛其家,人无真学,自耗其命,皆养虎以待其饿也。

见势第三
座州之鹅,游于天下,将晚,登纸山而观星河,问皓月以览幽谧,星汉灿烂,群星眨眨,由是日夜仰观,乃得其见,曰:宇宙之数五,智慧之数三。五者非称之数也,非称而生对称,内称而循其规,外非称而成其命,故宇宙之数,五也。五伏其一,则宇宙微而巨也,五破其一,则宇宙崩而塌也。遂惶惶以忧其命,惧惧以望星河。
樵夫夜伐,以充其食,提而笑曰:人有手足,便有五指,指有长短,便为非称。二五者十,此人之大数也,人识其身,以为知也,人以对称见其形,故以对称成其识,不出人身,不出人身,不过人之自识耳,汝夜审天河,落于吾手,吾虽不知炖法,可学也。
座州之鹅傲然曰:匹夫焉知万物之真哉。
樵夫欢而走,乃炖,香飘三家,独缺酒矣,邻里甚惜。
鹅主,篡州太守也,寻其鹅未得,赏而重寻,见鹅毛怒不可当,提樵曰:焉能无问其主而偷食其鹅乎。诛其族,坐十村,以抵鹅,由是吞纸山之地八百里,天下莫敢声。
其所爱,虽鹅毛,重于天下,其所恨,虽万人之首,不及鹅毛重也。
天下之人,万古之事,若使然也。非刚正不能治其病,非重法不能去其邪。
火论曰:维天有汉,以火为芒,又五百年,大汉当兴。

控局第四
江湖者,深水也,不流为牢,流之为势,不流则存,流之则死,故牢者多困顿,流者多漂泊。
人存于世,皆囚于江湖,而不能飞,其水无形,不知流顿,翻流者,深水底也,破浪亦深水底也,白肚之鱼,虽死浮于水也,故天下之流,非流,天下之势,非势。深水底为生实为死,白肚为死实为生,此江湖所以为深水也。乘风,深水之分号,虽翱游,亦不出江湖。
势不以知改,势不以从变,势不以控立,势非破,破亦势也,欸天下之势,皆流水耳,天下已亡,水行未止。
人兮,火也。当其火,干而涸,江湖尽,人乃出焉。
观天已成大论,识己乃知天下,人之求生,可自诛其命,以应虚妄,自戮其志,以应波流。故欲亡其志,必先杀其心,欲杀其心,必先见其死,见死乃明,明乃怖,不明不足以为万世之主也,不明不足以为万世之奴也,以制其命。人皆有王皇之志,人皆有封神之心,弄天下以为戏,囚万民以为奴,不兴其命,不为人也,不弄其势,不成江湖。
中门论曰:杀子于胎,其父当诛。
天象无一曰:人乃万象之本,地乃人之食,耕乃根,三断其壹,则灭。
儿女皆为子也,孕而有其命,生而有其位,杀子于胎,大凶之所起,自诛其血,大德之所丧,丧德者为妖,不诛不足以正天下。
呜呼!杀子能兴其家者,古今未见,断其根能兴其命者,亘古未有。
万世之雄,亡于绝嗣,丧于未至,万世之弱,盛于有继,兴于未起。虽未至,兴衰已分也。
不知兴衰,何言天下耶。

悟行第五
用不滥用为其要。
为我所用者,吾用其能,不为所用者,吾毁其命,劫其运为我所用也。
然天地之能者,其命当兴,搓而夺之,大运损也,天地之所损,兑一人之所兴,如江河以换滴水,人失其正,霸术生,囚乃成,虽虚盛而亡其命也。
辩学曰:天下之论,逆天之学,辩之则明,灌之则死。
不辩其正,则亡于霸也,不辩其用,则亡于用也。有能必有其缺,精者不杂于事,杂者不精于术,各守其长,以藏其短,制其短以夺其长,霸术也,夫霸不三十盛不百,衰不五十侵不存,劫者,孤注也,注注孤掷,以失其运,有运尚未长存,况无运乎。用者失其运,必有所亡,有所亡,必有所生,以补其亡,此霸术所以不长也。

孛势第六
民不可言兵事,兵不言兵事,败亡只在旦息。
人聚于利,战之于名,攻之于法,败之于孛,孛利者自乱,孛名者自溃,孛法者自绝。
从寿者实也,从事者名也,从欲者利也,从正者美名也,从不正者,骂名也。从实者,百年而身名具灭,从利者,万贯难安其事,从正者,美名存于万世不衰,从非正者,骂名遗于万世不绝,故为人祖者,非正不可为也,一世之名成于百世,百世之名放于万世,正虽微而后可以强极,非正虽利而后可以湮灭。骂名之行,谤而加之,一世骂名,世世骂名。
人兮,生而知其命,知其命乃行,知学,知欲,知善恶,知德,知法,知人事,知耻,知美,知生死也。
知而非行,以孛其命,其神已失,其心乃杀其正也,心无正,气乃邪,知皆非知也。
知而非命,以孛其行,其神已散,其心乃从其欲也,欲其心,气乃狂,不知皆知也。
人生而知之乎,知也。人生而知之乎,非知也,孛其正,从其欲,扬其不知以为妖。
气者,人之势也,势者,天地之应也,以成人行,行其途,止于德也,途者易迷,而德明其向。
德者,正也,以正其德,以制其不德,然不德者藏之于德,不正者藏之于正,以假代真,可以诓天下。
非辩学不能知其真也,非刚直不能破其假也。

听天第七
人皆负五虫七山而步缓行于世。
五虫者,一曰瞌睡虫,二曰懒虫,三曰金银虫,四曰祸吃虫,五曰蹦虫
七山者,一曰傲蛮山,二曰抱喜山,三曰大哭山,四曰定绝山,五曰饿山,六曰曲空山,七曰蒙灯山
饿山有虫,其名祸吃,其贪无终,其食无尽也,五虫角力,祸吃胜则主肥。
傲蛮山有虫,其名曰蹦,天下之行,起于蹦也,其势凌厉,其气掩日月之光,而射于万世,其行决然而不疑,无神明可制之。五虫角力,蹦虫胜则主意气风发,荡于天地。
蒙灯山有虫,其名曰懒虫,喜闲而恨勤,好大而憎于出力,美食,颜色,钱钞,行从,空手得之则甚欢,多出半步则绝然,五虫角力,懒虫胜则主庸碌败家,迷灯一世。
大哭山有虫,名曰金银,此虫,非神明而能斩神明也,其势无极,其力换天,其行改命,而不亡于万世,人常大哭而求之也,故其从者众,汹汹不可挡也,五虫角力,金银虫胜则主有钱,浪于一时。
曲空山有虫,名曰瞌睡虫,睡者非明,明者勿睡,然睡者息于梦幻,乐于怡然,其心大于天地,故常幻游也,五虫角力,瞌睡虫胜则主混沌,噩于一生。
抱喜山无虫,五虫角力,占此山者主胜,故为抱喜,
定绝山无虫,五虫聚义,集此山者主大败,故迷而不能明也。
五虫相喜则串于七山,勾为团伙,横行不绝,有如走马。
五虫相恶则战于七山,纵横割据,角力争斗,胜则极,败则待势以战。
故七山之地皆不宁耳,冲冲不息,以乱为寂。
五虫七山之形有乎,曰:无。可识乎,曰:可也。
无形之象,可相也,有形之象,非真也。
五虫不亡,七山不灭,非息于人。

曲直第八
篡州之野,有神树,高五千丈,虽万人不能合抱也。
其身刺苍穹而不曲,枝叶拢盖万世而不绝,抱其冬霜挂如山,抱其夏凉荫破暑,抱其秋黄叶漫天,其春,愈发苍翠也,年横亿万若旦夕也,虽风霜雨雪,浩然不动,虽树虫遍蛀,毅然不倒。
直论曰:直者通天,非直者亡于直也。
直兮,刚正也,刚者,暴烈也,正者,德也。德生于正,而盛于直。
曲兮,妖异也,异者,非常也,妖者,邪也。妖生于邪,而盛于曲。
夫冲天之树,其根不深,则易断,其叶不繁,则易亡,直者,其根正也,其叶刚也,根无叶而不茂,叶无根自凋零,皆非智也,故愚者非直,智者非曲,非直不为继,非曲不为断也。
中门论曰:中门垂蛇,倒悬而攀,虽逆可得其正。
小智者曲,大智者直。

还命第九
纸山之戟,崩天碎地。
人皆求之,以慑天下。
独慑天下者霸,众慑天下者争,霸则绑而并亡,争则惧而并存,天下惶惶,万民战战,怕死而止兵也,质命而成略也,乃成其戏。
天下第一相师曰:无望其心,风霜其象,内抱其疑,外抱其惑,则不安。
争者,制众以独胜也,我制者存,不为我制者断其根,然天下无常胜,争者无尽,防乱于未起,备战于盛时,乱则有制,战则不慌。
战兮宰也,命兮粮也,攻不可怠,怠则生变,守不可懈,懈则生破,塞内外之道以绞其志,其食断,一日忍,二日饥,三日慌,四日虚,五日倒,六日弗能战,二十日虽死战不能胜也。饿兵之食,撑毙而吞不止也。饱食而后杀敌不止,可胜于万世,无食虽有精甲,待死耳。
久不识兵,妖蛾乱舞,若大丈夫浓妆淡抹,若大娥眉力能扛山,各失其命也,男不骁勇则废,女不娇柔则蛮,废则妖,蛮则横,皆非其德。天下失其正,则妖横于世以至乱,乱则多绝,绝则多化,化而分之,虽起于微,而后天崩以至大绝。
内战不息,其国必崩,溃乱不止,其国必亡,势已成,焉有其命乎。
天行论曰:夜下独行兮,古道冥冥。


院记院规学派治学表渐进表五伏经电子版(点击阅读或下载)
云台依稀当年月,不见同袍不见踪。
合微书院,天下最后一座辩学书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