合微书院,五伏经


天伏经:逆天,天象,死生,应天,福祸,行天,光侯,跃变,原息。
命伏经:知学,存亡,见势,控局,悟行,孛势,听天,曲直,还命。
相伏经:隐显,识气,知事,见预,谋成,善恶,成寿,身后,孛命。
绝伏经:万灵,灭身,极念,心逝,极思,隐命,亡术,存怨,成绝。
兵伏经:兵篇,略役术,国民士,势篇,布开前,转末立。


绝伏经
绝者,万物之极也,夫有万绝而表其一,
得一而失万,失万乃不知,故绝不可知而万绝可见也。
绝者,命之隐名也,表为四灭:
一为身,二为念,三为怨,四为望,
身灭者死,念灭者逝,怨灭者寂,望灭者绝,
居于隐而明于怨,束于逝而惧于死者,人之存。
居于望而迷于怨,放于念而纵于死者,人之亡也。
夫百年之身,其心向死以为灭,百死之灭可有一绝,
万众之志,其心惧死而归灭,万惧之灭亦有一绝。
灭乃绝之原,绝乃灭之极也。
人常以存亡见于绝者,而无以存亡见于命,此绝伏之至真。

万灵第一
万物有生,万物皆绝。
物有万灵,源孱而渐强,强极而盛,盛而必化,化散而衰,循环往复以至绝灭,大限也。
下论曰:万物皆有其限,无形者无形其限,有形者绝灭其限。
宇宙之象,射于万星,万星之象,射于万灵,万灵之象,射其一。人生于宇宙,宇宙象于人也。宇宙至广,不可见其极,人有其思,可知其极也,宇宙至微,不可见其质,人有其见,可知其质也,人无智,弗能为,万灵无智,弗能为之,夫智者,万灵之性也,生之本也,是以万灵皆可知之也。
路遇黄犬,怯怯望人,喂之惧而不食,撞道以傻,嗷嗷其悲,惶惶其呜,茫茫其行,寻之匆匆不见,木然兮,谁家之犬。
大命五十营,大限五十开,万灵之变,生杀之限。
有形之生,一裂为二,乃生,有相之裂并生,无相之裂序生。
无形之生,一裂为三,乃跃,有相之裂异生,无相之裂喦生。
乾疾论曰:有喦之病,癌也,嵒兮,非喦也,人有奇病,恶习长积坏其内,巨疾速侵毁其抗,绝命不治。
篡州太守,得纸山之地也,其心惴惴,其行忐忑,拘相师问曰:命兮,知否。
相师哆曰:命命命,命兮,人生而知其命,以为不知,人求于知命,乃成其蠢,蒙蒙以信,战战以奉,而后贼胆包天也,上上上,上命甚贵,我不能算。太守叹而杀之,养以蒺藜。
乾疾论曰:无药,天下为之引,无引,天下为之病。
篡州太守,日夜搜山得纸山之戟,重噐以镇天下,笑曰:
呦!准兮,非命不能至此耳。
万灵乃丧。

灭身第二
脑生我,我无形。
我兮,脑之相变而生,隐显以至无,行辩乃至有,有思以至见,成学乃至明。
我生真我,真我生假我,假我生万我,万我常亡不休,万我常生不止。
我者无我也,隐显其相,行辩者真我也,有思者假我也,成学者假真我也,乃成其囚。
智慧,脑之病也,故万我生灭不息,变化不止,乃成其我。
真我,病之始也,假我,病之成也,假真我,病之行也,假我造万我,以备其亡。
真我死假我生,真我不死假我不成,假我不成万我不生,假我不死,傀儡不生。
亡者,恒也,我之所生,必有其死,虽万我不能阻也,虽万灭不能挡也。
假真我,其有三合,曰真我变生,曰假我并生,曰脑相所生,其命假而不知以为真。
假我者,有思也,万我无限,其思无止以应变也,人死而有思不止,可射天下。
故命者,皆假我也,假我造万我而象其一,假我常戮其假,假真我以真居于囚,非我不可破也。
故人存于世,常怀其旧而不得,皆假我戮杀假我以适天下,怀其旧,念其真,不能止,乃哭而不已。
假真破囚,以寻其命,我为不隐,囚不能破。
万我知其命,争杀不止,胜者高升帝座以制万我,命其傀儡,扬其有势,而戮其不进也,众我惶惶,临兵合战,日夜不息,常有突袭杀帝座以代,故万我冲冲,以捉无形,迷雾其向,不知所行。
假我之造,一曰应时,二曰应势,三曰应流,四曰应心,五曰应无由。
众我之变,一曰以相之造,二曰以机之造,三曰以逆之造,四曰戮杀,五曰假我死,六曰万我行暗,七曰假真破囚。万我冲冲,绝变乃生其气,气亦无形也,人以气成,不以病成。不知其质,不解其见。
合微兵法云:气分六义
血性源于正义,气之正;奸诈源于性恶,气之邪;
软弱源于性温,气之善;残暴源于性烈,气之虐;
骨气源于尊严,气之傲;贪腐源于欲盛,气之卑。
六义并存方为人。
识假我者,知其性也,识万我者知其变也,识气者,知其真也,知人者,必识其气方为真知。
弱我之假,得刚正之气,以升帝座,故我去常弱而成刚正也。
弱我之假,得奸诈之气,以升帝座,故我去常强而成奴仆也。
弱我之假,得温良之气,以升帝座,故我去常智而成和善也。
强我之假,得暴虐之气,以居于囚,故我去常束而行凶残也。
强我之假,得傲蛮之气,以居于囚,故我去常傲而行刁横也。
强我之假,得贪婪之气,以居于囚,故我去常足而行吞并也。
众我汹汹,强我林立,弱我得气戮帝座以镇,各从其战,非临大变而不能嗅其真,非临大绝莫不能见其制。故万我不绝,气亦长存,可射于万世也。

极念第三
人有其念,不得乃成。
座州之粟,垂穗相倚,隔垄相望,待以收,候登以开镰,割穗以晒于场,石磙以轧谷,木杈以敛秸,观风起向以木锨,抱土扬场,乃得其粟,细以簸箕,乃得其稷,而后晒焉,收以陶囤。
平滚曰碌轴,旋环曰磨盘,天地为场,日月为磙,以碾万物,去其形,存其精,而有社稷。
序论曰:无序无形,顺逆皆乱。

心逝第四
白云起,其心将乱,
白云至,其心大乱,白云去,其心乱依旧。
何以心,乱于浮云乎?
曰:
其心在云,故而能乱,其心在风,故而能扬,其心在雨,故而能浸,其心在电,故而能疾,
其心在火,故而能焚,其心在田,故而能耕,其心在利,故而能商,其心在名,故而能厚。
曰脸,曰事,曰天,曰梦,曰速,曰不败于风雨者也,岂止云乎,不知其心,焉知其行。
人皆以不知为知,以蔽为明,心不能近,行将远矣。
故天下事,初合而后分道,微利而后分钱,小兴而后分势,以至败亡也。
亡而卜,曰风雨乎,曰天运乎,曰命也。
以至命至而不可改。

极思第五
思有极,破极其极,
极有限,破限其限。
天地万物,银河一粟也,银河亦粟也。宇宙,一粟也,粟亦粟也。大极不过寻常,大限不过无形。
人之所论,二元其制也,故分有无,以无生有而分原论,一元论,二元论,三元论,四元论,五元论,六原论,七原论,八原论,九原论,十原论,多元论,皆小钱也,不足道哉。
人有万向,择其向,择一而废万,思有万变,择其万,万思乃失其见,无向之行,无思之见,合则一,一则死,人非一也,非一非万故不可分也。
知学,万灵之本也,非人独有。
有思,万灵之性也,非人孤至。
有相之变,恒常也,无相之变,跃变也。
内称则序,非称则非序,非称之变,灵也,有称之变,绝也,缓则长,速则死。
人兮,生而变矣,无日不变,无日不生,无日不死,其身微而壮,壮而衰,衰而死,动则壮,动则速,各有其长,不动则缓,衰则自抗于衰,亦有其长,其志弱而强,强而坚,不可摧也,亦可昏而迷,迷而衰,衰不可当也,德者思之象也,身者命之载也,人兮,知非知也,人兮,非知皆知也。
命有所始,皆有其终,循序而常逝,丧而不知有命也。
命者不易见也,隐而象于万灵,万灵而有万象,人见其象,以吊其命,乃知万灵。
见欲而不为,见利而不坠,见死而不枉,见危而不害,不见者亦见也,见者不正不为见,极思乃见。
涉集曰:暮卒挽断弓。

隐命第六
无一书而治万世也。
心外无物,天下皆心,心外有极,天下极于心,则灭也,命之取也。
命之大取,由自取之,命之小取,由人取之,命兮,无取乃得其命也。
缺论曰:并破之变,势见天行,有缺以伐,各有其破也。
人捉其命,若谷子地里逮蝈蝈,定而听之,悄而近,速以捏,包以叶,捆以草,秫秸晒杆,取其皮,编以圆笼,室之以归,玩而聚之,赛以夏鸣,促织其兴。蝈蝈日鸣,蛐蛐夜鸣,日夜之戏,以亡天下。
鸣虫居囚,亡以鸡食也,促织不鸣于壁,乖子不鸣于谷,其命不过人之乐哉,莫其国不亦乐哉,以丧其德,其祖不祀,天下不正,何以长兴呼。

亡术第七
天道兴,则神鬼灭。
人道兴,天道正,神鬼不能杀人也。
鬼神者,争杀也,非我者皆杀,乃成其制。天道不正,神鬼乱生,妖行于世,以成屠戮。
人皆有其祖,乃其正祀。祖不正则不贤,不得其祀,大祖也,宗不能则不兴,不得其继,大宗也。贤能非其祖,亦得配祭,人道之所兴也。正其祀而配其祭,祖宗乃存,贤能乃重,鬼神不能侵也。
天行论曰:滴血不亡,乃成天行。
相病论曰:人不可无死,不死为妖。
人行于世,吞天其象,人亡于世,鬼神其代。鬼神者,人之所延,命之所寄,望之所依,无形以象存也,用假以象真也。一人立而万人伏于地,苟苟其行,则王皇生,一神竖而万神争杀不息,营营其势,则神鬼起,人皆戮其祖而杀其宗,以拜皇王,以奉鬼神,其祀乃绝。
天下之绝,莫过鬼神囚杀万世者也,只知神鬼而不知其祖,一世为奴,世世为奴,其祖不祀,其德不奉,食不同器,烧不同釜,未绝而绝嗣以成不归也。
天行论曰:寻而未见,乃见。寻而未得,乃得。
人向真则鬼神不能害,人向假则戮其祖以奉鬼神,天人神鬼束于一身,命也,命有其正,乃有其德,有德者,皆为神也,人失其正,神皆假神也。
窝呵!真真假假命之异变,有正则存,无正则亡。天道无正则神鬼必起,弄天下以为鬼神之傀儡,因其穷以货之,因其贵以戏之,因其非心以仇之,乃成其杀。
其祖亡,汹汹不可止也。

存怨第八
心乱无定,则怨,思乱无序,则迷。
心定则怨无所侵,思定则迷无所入。
乾疾论曰:怨有三变,曰顺怨,曰逆怨,曰制怨,顺怨者怒,逆怨者温,制怨者和。
人之所怨,天地也,世事也,人也,心存其怨,则不满于天下,心存其变,则自满于天下,皆非德也。
世有千思百理,人常信之,以成其惑,信而不疑,其惑乃隐,不得其真也。
人有其见,乃至有思,有思之行,盛于共照而并天下。
有思以攻其命,则命必亡,夺其首而毁其祀也,有思之战,莫过灌输,灌其祖而得其子孙也,一战而胜于万世者也,子孙乃自戮其祖以奉有思。
相病论曰:求死知死,知死乃生,医者,知死之术也。
上医求死,可治有思,大相无形,亦可治之。
喧嚣以拒老,沉声以追青。

成绝第九
命兮成绝,见绝乃成。


院记院规学派治学表渐进表五伏经电子版(点击阅读或下载)
云台依稀当年月,不见同袍不见踪。
合微书院,天下最后一座辩学书院。